枢机

兴趣使然 爬墙如风 只吃不产 咸鱼人生

求组织!求群求好友!

最近沉迷ow了但是自己菜到不行也没人一起玩 想多认识点好友一起♡本人不暴躁能聊天plz玩ow的小哥哥小姐姐们请kk我呜呜呜呜呜呜 有群的话也请留下号码!没有同好真的非常空虚!
顺便本人是选手厨 沉迷jjonak 他超甜(。)
占tag抱歉辽

关于我对卡总的私心考量

之前去看了毒液之后反派控的本人二话不说相中了这位迷人恶役♡本来就很喜欢这种满嘴跑火车脸上又纯真善良的小骗子hhhhhhhhh

在老福特食了很多太太的暴卡粮,很好吃,双手合十感谢太太们的腿肉

很多人把卡尔顿和暴乱的关系形容做“信徒和神”,这样衍生确实很带感,但是要仔细说的话本人私以为卡尔顿不止是这样,这两位的关系也是,比起这样纯粹的信仰会掺更多的乱七八糟欲念叭x

我个人也没有二刷电影,所以很多细节可能也没捕捉到,但是我在看的时候就觉得卡尔顿无论如何,还是将自己的种族,当然也就是人类摆在最高处的吧,不论出现什么在其为之奋斗的路上。对浩瀚苍穹的探求也是,甘愿接纳陌生的生命也是,都是为了救起弱小的,混沌的,在走向自我毁灭的他的种族,人类才是。我超欣赏他这种说是狂妄的责任感和仁慈与温柔的混合……awsl

(cp脑发言开始)而对于暴乱,就是一种在互相利用下谈恋爱的半顺从和宠溺——或者更带着某种平等和尊重的意味?比起单方面的信仰这种说法,他也是有目的性的接纳暴乱和他的种族:为了让人类能像更优越的方向靠近。卡尔顿对共生体们的态度更让我觉得他是将这个种族作为有更多优点的,但大体上平等的生命来考虑吧;而至于神,神是不需要也不会给凡人权力来怜悯他的。

不多bb了,我觉得他们彼此是对对方空缺的一种填补,但若失去了却也依旧是自己;合则如一,分则自持。



顺便:贤妻良母口味 心机总裁口味和大忽悠神棍口味我都喜欢吃


【摸鱼】
不必声势浩大的国葬让你永垂不朽。

Devotion

※warning※
短短短短短
写的是狐狸死前
人生【第一次】写除了作业之外的段落
没有意义也没有重点的文字
充满了我的主观臆断和浅薄的妄想
还请海涵。

人在临近死亡之前的大脑是不会浪费能量在感知痛觉上的,所以对他来说此刻并不十分辛苦。现在一切都变得那么模糊,带着一种让人舒适的眷恋,一种加热到足以融化了躯体的温度。
这样的结局也应当是无可避免的?他不太确定的反问着,和自己的选择一起逐渐碎裂。现实没办法总是满足天真的期待,无力的低垂着的双手没有人来紧紧地攥住,也没有徒劳而声嘶力竭的哭喊着的亲人;一切就和他选择离开时一样安静,谁也不再说话了,谁也听不见。
黑色的幕布上——这背景色是人最后一次合住双眼前视网膜上留下的画面——播放着每个人为自己终结之日拍好的电影,参演演员很多是那些已经不知生死的年轻面孔、他现实中也许正在哭泣的爱人抱着不知所措的孩子,还有那个给他一切荣光而又推他入万劫不复之境的,恩深义重的罪人。长达五十三年的电影大约放了三秒钟,对一个垂危的灵魂而言长到几乎是永远的时间。
他从正拉开车门的两人口中听到自己的死讯,伴着靴子碾在植物上窸窸窣窣的声响不知为何显得格外的清晰,这应当是人体在尽力最后一次感知这个世界。生命限度范围内能听到的声音到此戛然而止,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不用知道几十个小时之后群众的恸哭和悼唁中的“永垂不朽”。

放两个猫咪坨坨慈父【。】
我被他迷了眼 来个人打醒我

是加了特技的小天使 为什么腰这么细我也不知道

偷别人人设的娘化大林子摸鱼。
【你画的什么狗屎求求你别画了睡觉去吧】
我爱老福特的滤镜。

还是摸鱼(你除了摸鱼还会别的吗)
美颜相机拍到的元首。图片仅供参考,请以实物为准
我们到达现场的时候只剩下了这张照片,拍摄者估计已经被枪毙了

是摸鱼 我永远喜欢摸鱼
压根看不出来是谁的元黄 全程脑测
忘了把小黄弄矮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