枢机

向前走吧

【摸鱼】
不必声势浩大的国葬让你永垂不朽。

Devotion

※warning※
短短短短短
写的是狐狸死前
人生【第一次】写除了作业之外的段落
没有意义也没有重点的文字
充满了我的主观臆断和浅薄的妄想
还请海涵。

人在临近死亡之前的大脑是不会浪费能量在感知痛觉上的,所以对他来说此刻并不十分辛苦。现在一切都变得那么模糊,带着一种让人舒适的眷恋,一种加热到足以融化了躯体的温度。
这样的结局也应当是无可避免的?他不太确定的反问着,和自己的选择一起逐渐碎裂。现实没办法总是满足天真的期待,无力的低垂着的双手没有人来紧紧地攥住,也没有徒劳而声嘶力竭的哭喊着的亲人;一切就和他选择离开时一样安静,谁也不再说话了,谁也听不见。
黑色的幕布上——这背景色是人最后一次合住双眼前视网膜上留下的画面——播放着每个人为自己终结之日拍好的电影,参演演员很多是那些已经不知生死的年轻面孔、他现实中也许正在哭泣的爱人抱着不知所措的孩子,还有那个给他一切荣光而又推他入万劫不复之境的,恩深义重的罪人。长达五十三年的电影大约放了三秒钟,对一个垂危的灵魂而言长到几乎是永远的时间。
他从正拉开车门的两人口中听到自己的死讯,伴着靴子碾在植物上窸窸窣窣的声响不知为何显得格外的清晰,这应当是人体在尽力最后一次感知这个世界。生命限度范围内能听到的声音到此戛然而止,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不用知道几十个小时之后群众的恸哭和悼唁中的“永垂不朽”。

放两个猫咪坨坨慈父【。】
我被他迷了眼 来个人打醒我

是加了特技的小天使 为什么腰这么细我也不知道

偷别人人设的娘化大林子摸鱼。
【你画的什么狗屎求求你别画了睡觉去吧】
我爱老福特的滤镜。

还是摸鱼(你除了摸鱼还会别的吗)
美颜相机拍到的元首。图片仅供参考,请以实物为准
我们到达现场的时候只剩下了这张照片,拍摄者估计已经被枪毙了

是摸鱼 我永远喜欢摸鱼
压根看不出来是谁的元黄 全程脑测
忘了把小黄弄矮了,抱歉【???】

依旧是偷别人人设的鸡农娘化摸鱼

摸个鸡农娘化
人设偷p站别的太太的hhh麻花辫真可爱哇

敲点自己的弱智观后感
因为字数限制就截了图